简体 | 繁体 

首页
国际 外侨 文旅 财经 人物 视频 寻根系列 走进系列 对话系列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寻根系列 > 又一被拐孩童成功找回,“梅姨案”寻亲之路已走九分之六

寻根系列

又一被拐孩童成功找回,“梅姨案”寻亲之路已走九分之六

来源:光明网   发布时间: 2021-10-07 08:54:40   

又一被拐孩童成功找回,“梅姨案”寻亲之路已走九分之六


10月6日,广州增城一家饭店里,李树全一家在吃着午饭。17岁的李成青坐在父亲李树全与母亲欧阳艳娟中间,身高1.7米多的他微微弯着腰分别为父母盛了一碗青菜汤。“也不知道你现在喜欢吃什么,日后我会慢慢重新了解。”李树全难掩激动与笑意,对着一旁的儿子说道。

这顿平常的午饭,对于李树全一家而言,是等待了16年之久的团圆饭。记者从“梅姨案”被拐儿童李成青家属处获悉,在被拐失踪16年后,李成青终于与父亲李树全和母亲欧阳艳娟相认。

此前,李成青被人贩子张维平拐卖后失踪。父亲李树全从此踏上寻亲之路,这一找,便找了16年。在这期间,李树全一家经历了一次次期待和一次次失望。在喜悦与焦急的等待中,他们终于在今年秋天迎来了属于自家的喜讯。

越来越多的家庭正走向团圆。至此,与申聪被拐同案的9名被拐儿童中,已有申聪、李成青等6名被拐儿童被寻回。目前,尚有包括钟彬、欧阳佳豪在内的3名孩子仍在归途。

16年后重见

17岁的儿子和父亲一样留着寸头

10月6日上午,李树全和妻子从东莞开车来到增城,他脸上充满难以掩盖的笑意,他告诉记者,自己迫不及待见到儿子的心情在今天更为强烈。而他的车后座上,放着4排为儿子李成青准备的酸奶――16年过去,作为父亲,他仍记得儿子当年喜欢喝酸奶。


又一被拐孩童成功找回,“梅姨案”寻亲之路已走九分之六


李成青话不多,坐在车后座稍显拘谨,他和养父母生活在深圳,在深圳读高中。他是10月5日才知道自己另有亲生父母的消息,当日下午便从深圳赶来广州,“我很是震惊,也在慢慢接受和理解。”

“你想吃点什么?”在饭店,身板瘦削、皮肤黝黑的李树全微微弯着腰,问身边的儿子。

17岁的李成青和父亲一样,也留着寸头。不一样的是,相较于儿子稚嫩年轻的脸,父亲的面庞则浮现着皱纹,笑的时候,皱纹便爬满了眼角。

李树全看着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儿子,又想到儿子还是幼儿时的模样,“还是长得很像!”他笑着表示自己曾设想过无数次和儿子重聚的画面。

这顿饭,李树全忙得不可开交,他不时给儿子夹菜,低头问儿子高中生活的日常,还接了两个来自其他被拐儿童家属的电话,“是的!儿子找到了!”

16年漫漫寻子之路

终于抵达终点

“我们从未放弃寻找,也十分感谢警方和‘宝贝回家’志愿者们的帮助!”对于李树全一家而言,此刻团聚的喜悦背后是16年寻子的心酸与漫长等待。这趟漫长的寻子旅程,在经历了每一次希望与失望的摇摆后,也终于抵达终点。

回溯这16年,李树全从未放弃每一个可能寻回儿子的蛛丝马迹。“不管结果如何,我知道一定要坚持下去。”他说。

2021年9月16日晚,李树全多年来首次从增城警方处得到了孩子的消息。“民警说孩子可能已经找到了,让我们来一趟增城。”李树全告诉记者,一听到有儿子的消息,妻子欧阳艳娟激动得睡不着觉,隔日一大早,李树全和欧阳艳娟夫妇便从东莞驱车前往增城,第一时间赶往公安局。次日,在增城公安局内,办案民警告诉夫妇两人,经过DNA比对成功,李成青已然找到,“警方还透露,孩子现在在深圳上学,过得挺好。”

当被问到与儿子相认后第一件事是做什么时,李树全告诉记者,看孩子意愿,打算先带他回老家见见爷爷奶奶,家里的老人都很想孩子。而在今天,这个愿望实现了。

李树全自己在心里无数次预演过与儿子重逢的场景,他会带上儿子小时候爱喝的酸奶,和儿子相拥哭泣:“我不敢奢求什么,只希望他健康平安,愿不愿意回来与我们生活,由他决定。”


又一被拐孩童成功找回,“梅姨案”寻亲之路已走九分之六


不论何时提起2005年的那个夏天,李树全的眼眶总忍不住湿红,“我对人贩子好,却反被拐走了孩子。”

当年,李树全在惠州博罗龙溪镇做泥水匠,不到20米外住着“四川老乡”张维平。后来,李树全一家搬到龙华镇,张维平也跟了过去。

“那时张维平说租不到合适的房子,脚又受伤化脓,说没有钱,只能吃别人的剩菜剩饭。”夫妇俩看此人可怜,就收留了张维平,让他睡自家客厅,供他吃饭还介绍工作。


又一被拐孩童成功找回,“梅姨案”寻亲之路已走九分之六


李树全意想不到,张维平竟是“人贩子”,通过卖惨博取同情,一有机会就下手。2005年8月5日,李树全不在家,妻子欧阳艳娟在做晚饭,张维平抱走了孩子乘车离开。当李树全发现事情不对时,张维平已带着李成青到了40公里外的增城。

儿子被拐后,李树全骑着自行车,跑遍了惠州的大街小巷,却没有找到任何踪迹,此后,寻找孩子成了漫长的煎熬。

2016年,张维平落网,受审期间供述曾将孩子卖到河源紫金县水墩镇一带。李树全夫妇跟着申军良等9名被拐儿童家属前去寻找,两人分发了上万张传单,但依旧无果。

2018年底,张维平等人拐卖儿童案一审,李树全旁听出席,希望能从张维平口中得到更多关于儿子的信息,却没得到回应。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次,李树全一家终于等到了属于他们的好消息,“我知道这一路走来有多么不容易,但我始终坚信,在警方的帮助下,我一定可以找到儿子。”

“梅姨案”被拐儿童家庭寻亲之路已行九分之六

2018年12月28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梅姨案”进行了一审宣判。一审结束后,申军良和人贩双方均提起了上诉。已经落网的人贩中,周容平和卖人者张维平被判了死刑,而另外3人里,有的被判无期,有的被判了十年。

2021年3月26日,“广东梅姨拐卖9儿童案”(张维平等5人拐卖儿童案)在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作为该案受害人之一申聪的家属申军良,二审再提附带民事赔偿,向5被告索赔480余万。

截至二审开庭时,“梅姨案”被拐孩童中,仍有4名未被找回。

9名被拐卖儿童中,申聪父亲申军良表示支持并维持该案一审刑事部分判决,而另外3名被拐卖尚未找回孩子的家长曾商议是否向广东省高院请愿,希望改判主犯张维平死缓,他们表示,他们不需要赔偿,唯一的愿望仍然是找到孩子,若被告人可以提供被拐孩子的线索,可以出具谅解书。

自2019年以来,在广州警方的帮助下,包括申聪、邓云峰等5个被拐儿童已陆续被找回。不过,包括李树全一家在内剩下的三个家庭就没那么幸运了,寻子之路上盲目而无望,像是大海捞针,孩子成为了他们的心结。

16年来,这三个家庭都已离开广东,再生育小孩,重启生活。尽管他们中有人背负债务,有人焦虑等待,但寻找却从未停止。

在寻回李成青之前,这些日子,为了养育家中的孩子,李树全、欧阳艳娟夫妇今年春节后再次来到广东东莞,二人一人做早点,一人在工地打工,“待在广东,一边挣钱,一边继续找孩子。”

如今,李树全的儿子李长青顺利找回,“梅姨案”寻亲之路进度已达九分之六。截至目前,与申聪同案的被拐儿童中,尚有包括钟彬、欧阳佳豪在内的3名被拐儿童仍在寻找中。

不论“梅姨”存在与否

被拐儿童正被逐一寻回

“宝贝回家”志愿者燕子坐在李树全一家旁边,她感慨道:“十多年来,我见证了百余个家庭的团聚,今天再次见到,仍然激动不已。”燕子也深刻地记得去年春节,自己在家中接到欧阳艳娟的电话,电话那头,欧阳艳娟哽咽着说:“燕子,我想我儿子了,16年了,他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呀?”

尽管孩子已经寻回,但李树全仍清晰记得“梅姨案”庭审的情况,“我们很多家长去过梅姨男友家,人贩子在庭审中也多次肯定了这个线索,今年我还去了河源寻找梅姨下落。”

2021年3月26日,“梅姨案”庭审结束,法院未当庭宣判结果。被告人张维平在庭上重申了“梅姨”的存在。对此,申军良表示,民事赔偿部分自己将充分尊重法院的判决,但希望有关部门能重视此事,尽快找到“梅姨”。

早在2020年,广州警方曾在增城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召开发布会,相关负责人称,警方核实过张维平供述的“几乎所有细节”,但目前还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梅姨是存在的。

在张维平的描述中,梅姨会讲粤语,会讲客家话,长期活动于增城、韶关和新丰地区。增城警方邀请一位画师,绘制了梅姨的第一张画像。在这张画像里,梅姨一头短发,嘴唇硕大。

关于梅姨的信息,只存在于张维平一个人的供述中,很难找到第三方证人的印证。后来在某次审讯中,张维平提到梅姨有个同居男友,家在紫金县水墩镇黄砂村。之后,警方带着张维平去指认了现场。

但张维平眼中的梅姨,跟这位同居老汉的表述,却有一些差距。在同居老汉的口述中,梅姨身材偏胖,脸盘圆大,鼻孔外翻,嘴巴大。在这之后,网上流传出了第二张梅姨的画像。

不过,公安部刑侦局随即在“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发布辟谣信息,指出网络上流传的广东增城被拐9名儿童案件嫌疑人“梅姨”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梅姨是否存在、长相如何,暂无其他证据印证。

不论“梅姨”存在与否,被拐儿童正被逐一寻回,越来越多家庭正走向团圆。10月6日,李树全告诉记者,他们今日便要开车回湖南老家,趁国庆假期末尾,带着儿子去见见家里的老人。

【记者】杨琼 徐勉 实习生 邓雯淇 肖步云

【摄影】董天健 罗一飞

【作者】 杨琼;董天健;徐勉;罗一飞;邓雯淇;肖步云



 

<返回列表

相关链接

 

 

 图说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理事单位 | 联系方式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8009984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115号

广播电视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京)字第11582号

龙纹网 版权所有 网站运营:北京龙纹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9-2021 China Media Agency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