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首页
国际 外侨 文旅 财经 人物 视频 寻根系列 走进系列 对话系列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人物 > 伊朗选出新总统,“内外政策可能出现松动”

人物

伊朗选出新总统,“内外政策可能出现松动”

来源:环球网   发布时间: 2024-07-07 12:39:32   

据新华社报道,伊朗选举委员会发言人穆赫森·伊斯拉米6日宣布,伊朗前卫生部长马苏德·佩泽什基安在总统选举中获胜。佩泽什基安将接替已故的前总统易卜拉欣·莱希,成为伊朗第九任总统。今年5月19日,莱希在前外长阿卜杜拉希扬的陪同下,参加了位于伊朗和阿塞拜疆边境地区一水电站的落成仪式。两人在乘坐直升机返回大不里士时遭遇空难,包括莱希、阿卜杜拉希扬在内的机上乘员全部罹难。

伊朗内政部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在伊朗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改革派候选人佩泽什基安获得了约1640万张选票,他的对手、强硬派候选人贾利利获得了约1350万张选票。伊朗内政部的数据还显示,第二轮投票的投票率为49.8%,较第一轮投票的约40%有所提升。这意味着在伊朗约6000万合格选民中,有超过3000万人参加了5日进行的第二轮投票。

佩泽什基安出生于1954年9月,是伊朗改革派政治家。他曾担任伊朗大不里士医科大学校长、伊朗卫生部长、伊朗议会第一副议长等职务,并连续担任多届伊朗议会议员。中新网援引沙特“阿拉伯新闻(Arab News)”网站介绍,佩泽什基安出生在伊朗西部的西阿塞拜疆省,父亲是阿塞拜疆人、母亲是库尔德人,他会说阿塞拜疆语,且长期关注少数民族事务。

佩泽什基安曾作为军医参加过两伊战争,他是一位心脏外科医生,还担任过大不里士医科大学的校长。在1994年的一场车祸中,佩泽什基安失去了妻子和一个女儿。之后他没有再婚,独自抚养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长大。

佩泽什基安是本次伊朗总统大选中唯一的改革派候选人,在选举初期并不被外界所看好。不过,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助理、副教授王晋向澎湃新闻表示,佩泽什基安的胜选很大程度上是保守派阵营陷入分裂的结果,佩泽什基安政府可能会推动一定程度的政策松动,但仍将面临很大困难和挑战。

据报道,选举结果公布后,还须得到伊朗宪法监护委员会的认可。随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将向当选总统颁发总统任职书,当选总统将前往议会宣誓就职。在宣誓就职后的两周内,新总统将向议会递交拟任用的政府内阁成员名单,议会将用一周的时间对该名单进行审议。

保守派内部分歧致分票,佩泽什基安渔翁得利

在6月28日举行的伊朗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中,佩泽什基安获得了约42.5%的选票,贾利利则获得了约38.7%的选票。由于没有候选人获得超50%的选票,得票率最高的两位候选人,即佩泽什基安和贾利利,进入第二轮投票。此前曾被认为是“最大热门”的务实保守派候选人卡利巴夫仅获得约330万票,在第一轮即遭淘汰。

在如今的伊朗政坛,保守派的势力显著强于改革派。保守派在伊朗议会、宪法监护委员会和专家会议中都占据优势,对伊朗政治具有重要影响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也被认为是保守派阵营的支持者。然而正是在这一政治环境中,唯一的改革派总统候选人佩泽什基安却赢得了伊朗总统大选,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对此王晋认为,佩泽什基安的胜选并不是特别令人惊讶,主要原因在于保守派阵营内部存在比较明显的矛盾。尽管贾利利和卡利巴夫都来自保守派阵营,但实际上内部分歧很大。“佩泽什基安的胜选,实际上也是保守派、强硬派阵营内部分歧的一个必然的结果。”王晋说道。

对于保守派的失利,王晋分析指出,“保守派、强硬派内部的分歧,最终导致了保守派支持者的选票没有办法能够有效地、全面地发挥出来。比如说,即使在第二轮投票前的最后一刻,很多卡利巴夫的支持者仍然拒绝给贾利利投票,那说明实际上保守派、强硬派阵营内部的分歧是比较严重的。”

王晋同时表示,佩泽什基安的很多口号可能更受伊朗年轻人的喜欢。“佩泽什基安在大选辩论当中提出要放宽网络政策、发展小微企业等,这些可能比较符合伊朗年轻人的期许。而且也体现出改革派阵营更加关注经济形势的问题。”

伊朗内外政策可能出现有限松动

佩泽什基安坚持伊朗改革派阵营的温和政治观点,认为西方施加的制裁严重损害了伊朗的经济,应改善同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的关系,并将解除西方国家对伊制裁放在首要地位,并“修复”经济。中新网援引英国《卫报》介绍,佩泽什基安坚持认为,伊朗有必要向外国投资敞开大门,以实现8%的经济增长目标。此外,佩泽什基安反对政府针对妇女执行严格的“头巾法”,也反对实施严格的互联网管制政策。佩泽什基安的相关表态也引发了外界对于伊朗政府可能调整内外政策的关注。

针对佩泽什基安当选新一任伊朗总统会对伊朗政府的内外政策带来何种影响,王晋认为,佩泽什基安的胜选确实反映出了伊朗国内大多数民众的一些期许,因此也会带来一些新的期望。

伊朗总统是伊朗政府的首脑,是伊朗政坛仅次于最高领袖的二号人物。分析指出,伊朗大政方针的决定权掌握在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手中,总统只是伊朗政治体系的执行者,实际权力有限。针对这一说法,王晋补充表示,尽管伊朗的大政方针很难改变,但是并不代表总统完全没有意义。伊朗总统作为具体政策的施政者和执行者,他的权力仍然是很大的。而且伊朗总统能够在很多情况下,用自己的影响力来反过来影响伊朗国内的政策和方针的走向。

王晋进一步分析指出,哈梅内伊在伊朗政治体系中,更多的是一个宏观政策的把控者,不太会轻易干涉某些具体的施政政策。在内外政策上,包括伊朗核问题上,其实哈梅内伊只是定一个基调,具体操作还是要靠哈梅内伊自己的执行人去做。所以大体上来说,哈梅内伊的作用确实很关键,但是佩泽什基安自己的执政可能也会享有相当程度的自由度。

王晋同时认为,佩泽什基安可能会在一些具体的政策上作出一些调整。比如说在妇女强制佩戴头巾、互联网管制等问题上,可能会颁发一些政府的政令,推动相关政策的放松。在对外政策方面,佩泽什基安可能会尝试在推动与地区国家进一步缓和的同时,尝试同西方国家进行一定的接触。“我们看到,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西方国家,对佩泽什基安的当选,在话语上还是有一些期待的。所以说伊朗和西方国家的关系在未来可能也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松动。”

但是另一方面,伊朗国内的政治力量也会制约佩泽什基安的施政能力。“伊朗国内的政治力量,比如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权力,实际上在莱希执政的几年中进一步拓展了。“自从鲁哈尼的第二个任期开始,一直到莱希任内,实际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伊朗国内的权势是上升的,革命卫队的很多分支机构在伊朗国内的影响力是上升的,在伊朗国内政治话语权的权威是在提升的,这个可能对佩泽什基安施政不是特别有利。”此外,伊朗议会目前也掌握在保守派手中,本次选举中“头号热门”保守派成员卡利巴夫自2020年起担任伊朗议会议长至今。

王晋还指出,佩泽什基安本人在改革派内部的影响力不大,也将影响佩泽什基安的施政前景。“目前佩泽什基安在改革派阵营中的角色还无法和哈桑·鲁哈尼等改革派人士相提并论。”

“佩泽什基安在未来的施政方向上,可能在议会层面上,会面临比较大的阻力。伊朗国内政治层面上的干扰,才是未来佩泽什基安施政的最大的难题和干扰项。”王晋说道。

澎湃新闻记者 南博一 实习生 李怡彬

 

<返回列表

相关链接

 

 

 图说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理事单位 | 联系方式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8009984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115号

广播电视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京)字第11582号

龙纹网 版权所有 网站运营:北京龙纹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9-2024 China Media Agency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